您現在的位置:廣東省翻譯協會網站>> 譯界資訊>> 國際>>正文內容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舉辦經典翻譯交流對話會

  在快餐文化日益流行的當今社會,閱讀經典尤其是經典哲學似乎變得很困難。而就翻譯來說,在西方暢銷書幾乎可以在國內同步上市的今天,對經典著作的翻譯還有怎樣的現實意義呢?中國和西方的經典哲學又該如何互相翻譯?當地時間12月14日,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舉辦了為期兩天的經典翻譯交流對話會。

 

 

特拉維夫大學東亞研究系和孔子學院是第一次舉辦經典翻譯交流對話會,邀請了夏威夷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高校的哲學家、漢學家以及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南京大學、四川大學等國內高校的猶太文化研究專家與會。正在北京大學攻讀哲學博士的猶太女孩沙蓉,對中國哲學非常感興趣,因為中國哲學和西方哲學完全不一樣。“我最喜歡的是道家,是很神秘的,因為我不理解我才去學習。我是研究早期道家的宇宙生成論,每個文本都不同,要研究很多文獻,比如說《太一生水》,翻譯這些也很復雜,每個人理解不同,翻譯也不同。要對中國文化很熟悉才能翻譯,如果你翻譯一個人的作品,需要很理解這個人。”


  美國夏威夷大學哲學教授成中英認為,在國際化的大背景下,經典的翻譯對于文化交流有重要的意義。但是目前對經典的翻譯尤其在細節上存在一些錯誤,一種是無知的錯誤,一種是選擇的錯誤,后者是由于故意標新立異造成的。但是,如果只有少數人能理解你的翻譯,那么就不能算是好的翻譯,好的翻譯應該能讓更多的人理解。“在眾多翻譯中能夠使更多的人有更好的理解,這種翻譯就可以持久。舉個例子,《道德經》,怎么解釋這個“道”,道和自然的關系本身,道法自然。無這個概念,無生有,這個無是什么東西,在英文里面?是Non-being,還是nothing?這個是需要斟酌的。就看你要翻譯成的那種語言,它的資源能夠更好地幫你去掌握這個字的含義,這個無的含義。無生有,可見這個無具有生的能力,我想了一個更好的詞creative void,creative 是創造的,void是空的。Creative void有一種容量,有一種潛力,帶動有的存在。所以這就是在你心中有區別哪些概念能夠更好地掌握。”


  特拉維夫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張平表示,中國和以色列之間相互了解的第一步就是翻譯,以色列對漢學的研究開展得較早,在中以建交之前,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就把中國的儒家、道家經典哲學翻譯成希伯來語,而中國也從90年代開始把猶太文化經典翻譯成中文,介紹給國內讀者。而在當代社會,翻譯經典對促進中以之間的文化交流乃至經貿交流都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有很多中國企業家現在來以色列學習創新問題,在所有場合我都跟他們講一件事,你來學創新,但是你眼睛不能只盯著新東西,你眼睛只盯著新東西的話,你學不到創新,因為創新創出來新東西,但是創新的能力、動力是從舊東西里來,從傳統文化里來,所以你不能理解它的傳統,理解它的傳統文化,你不可能理解它的創新,它的新東西。你看它的新東西,你只學到新的現象而已,但是你學不到它真正的創新能力,所以從這一點來講的話,向文化根源的探索、問詢,這是永遠都有價值的。”


  特拉維夫大學孔子學院中方院長吳洋認為,通過外國人翻譯的中國經典以及中國人翻譯的外國經典,通過彼此的對話交流碰撞,讓我們的經典具有現代化的價值,這正是本次翻譯交流活動的意義所在。“我們這個活動不止是一個簡單的翻譯,實際上是兩國文化的互相對話。不光我們要讀懂猶太經典,他們猶太人也在做我們中國古代經典的研究,怎么在互相的閱讀過程中怎么互相理解,對各自的文化特質,以及如何更好地把自己的文化跟整個世界的文化對接,我覺得這個會更重要的是希望解決這樣一個問題。翻譯只是一個手段,最重要的是我們怎么用翻譯求得文本的真正意義,以及文化的真正含義,怎么去推動文化的互相交流和理解,以及再往外推一點,讓更多人去理解我們的文化。”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上一篇:新西蘭移民局創建“英語語言學習”簽證類別
下一篇:神經網絡立功勞 谷歌:翻譯誤字率下降超30%
悠悠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