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廣東省翻譯協會網站>> 譯界資訊>> 廣東>>正文內容

【新會員動態】 同聲傳譯 心靈的溫度

 

陳利娟同傳現場

 

 

會議現場

 

 

列寧說: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近來社交媒體上炒得沸沸揚揚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外界對同傳行業未來的強烈質疑。該文標題為《同聲傳譯即將消亡!》,其“即將”二字,不僅給人營造一種緊迫感,還特意在末尾用了驚嘆號!筆者也曾擔任數場會議的同傳譯員,乍一看,覺得有些好奇,遂點開文章,從頭到尾逐字逐句地認真讀完。只覺得該文荒唐可笑,純屬嘩眾取寵,不免貽笑大方。

筆者認為,公眾對于這種錯誤知識的盲目跟風,究其原因,除對同聲傳譯這個行業欠缺了解外,也是因為對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展情況了解有限。但這是一個注意力經濟時代,如果研發機器人的初衷,是賦予它們思想與思考能力,那么它們首先應該學習的,當是謙虛的精神。僅憑著大學英語六級的水平,就趾高氣昂地公諸于世,揚言要取代同聲傳譯,我想這并非機器人的初衷。只可惜它們尚且沒有思想,無從表達,只能任憑宣傳炒作者綁架它的意圖。

有關同聲傳譯即將消亡的這篇文章,引來了眾多網友的圍觀,不僅閱讀量超過了10萬,連點贊的人數都超過了900人。根據數據顯示,全球專業的同傳譯員人數尚不足2000人,而全中國的同傳譯員,應該還不足900人。當然,我相信沒有一位真正的同傳譯員,會去給這篇邏輯漏洞百出的文章點贊!

的確,《圣經》里說,上帝造就了“巴別塔”,打亂了世間的語言。但值得注意的是,《圣經》只是基督教的圣書;伊斯蘭教的圣書為《古蘭經》;佛教的經典為《大藏經》;連宗教尚且未有統一,又何以妄斷一部翻譯機就可以統一語言!況且,就連基督教也分為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圣經》也分為《舊約》與《新約》,各中復雜,非三言兩語可以道明。而英語也有口音、方言、語域、修辭手法之分,要精通這門語言,實在難如登天?就連柴門霍夫博士于1887年創立的旨在消除國際交往中的語言障礙的世界語(Esperanto)至今都仍未普及開來。想要重塑語言規則,又談何容易?

筆者看到這里,也點開了視頻,“觀摩”了科大訊飛這款“曉譯翻譯機”的同傳示范,實在瞠目結舌。視頻中示范的分明是交傳,文章標題卻如此醒目地斷言同傳即將消亡,豈不是自相矛盾?大凡業內人士,都知道翻譯根據工作性質可分為口譯與筆譯,口譯根據工作模式又分為同傳與交傳;就連同傳也可以細分為戴設備的會議同傳與無設備的耳語同傳。筆者寫到這里,實在覺得難以下筆,該文章連對翻譯行業的基本認知都沒有,就在大肆宣揚錯誤的知識。而更令筆者寒心的,是居然有這么多人圍觀點贊,擴散轉發!

再往下看,實在不忍卒讀,該文說“曉譯翻譯機”已經達到了大學英語六級的水平,可以做你便攜的翻譯官。按照這個邏輯,那任何英語專業的大一新生都可以做同聲傳譯,這樣看來,那中國的同聲傳譯早就已經遍地都是,同傳服務也早就已經是白菜價格。既已如此,科大訊飛投入這么多的人力物力財力來研發這樣一款翻譯機,取代毫無價值的服務,難道是大智若愚?

在筆者看來,公眾(尤其是外行人士)如此信服該文章,究其原因,是因為大家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恐懼。回顧歷史,科技的發展已經取代了大量的工作崗位,這無疑造成一種人人自危的恐慌。在此大背景下,向來神秘的同傳行業被推至風口浪尖,成了眾矢之的。或許對一些因循守舊,止步不前的人而言,當所謂的高端專業人士也飯碗不保,那么自己的不學習、不努力與不創新,也是情有可原的。而真正地了解一個行業,需要傾注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故而真正的專家,寥寥無幾。

既然如此,那筆者不妨借此機會說說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可分為強人工智能與弱人工智能。強人工智能觀點認為有可能制造出真正能推理和解決問題的智能機器,并且,這樣的機器將被認為是有知覺的,有自我意識的;弱人工智能觀點認為不可能制造出能真正推理和解決問題的智能機器,這些機器只不過看起來像是智能的,但是并不真正擁有智能,也不會有自主意識。 而目前,主流科研集中在弱人工智能上,并且一般認為這一研究領域已經取得可觀的成就。強人工智能的研究則處于停滯不前的狀態。

根據其發展程度,人工智能又分為計算智能、感知智能和認知智能三個階段。據專業機構報告:當前人工智能處于感知智能階段,認知智能是下一個突破方向。 根據Gartner 2015 年發布的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圖來看,人工智能應用普及還需時日。目前語音識別、圖像識別應用的產業化程度最高,其中語音翻譯、機器學習、自然語言問答、手勢控制等技術成熟度較高,處于商業應用化階段;自動駕駛汽車和智能顧問正處于期望峰值;虛擬個人助理、 民用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等還處于預期上升階段。未來的 5-10 年間,感知智能將逐步普及, 但認知智能的突破尚不明朗。

綜上所述,人工智能距離達到賦予機器意識與思維能力的時日還遙遙無期。那這跟是否能取代同傳又有何關聯?

相信大家都會同意,人是有意識與思維能力的,那也就意味著,同傳的對象,即業內所說的講者,是有意識與思維能力的。不僅如此,德國哲學家戈特弗里德·威廉·萊布尼茨有言:“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講者也是如此。每位講者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過往經歷,對各自行業獨到的見解,各自的口音,各自的幽默感,各自的肢體語言等,不一而足。這就要求譯員有著豐富的知識儲備,不僅體現在專業術語與行業知識,也體現在從長期生活經驗中累積下來的判斷力與應變能力,即我們所說的彈性。如果機器尚且連意識與思維能力都沒有,又何來隨機應變這一說?

    不僅如此,同傳因為有著及時性的特點,要求譯文與原文幾乎同步,這也要求譯員具有良好的預測能力,并且對兩種語言句式的差異了然于心,確保譯文通順連貫,邏輯清晰。而“曉譯翻譯機”的反應速度,連普通交傳的速度要求都達不到,又如何能實現同步翻譯?

此外,大凡使用到同聲傳譯服務的活動,要么是高端國際會議,要么是專業的國際培訓,要么是跨國企業的年會等,發言人要么是政界的領袖,要么是行業的專家,抑或是學界的泰斗,抑或是成功的企業家等等。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大凡上檔次的活動,講者都是人群之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試問,這茫茫人海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在思想與建樹上企及那樣的高度?

翻譯行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To be a good translator, you have to know something of everything and know everything of something.”(要做一名優秀的翻譯,不僅要有寬廣的知識面,還要有特定領域的知識深度。)惟有廣度與深度的有機結合,才能做到身經百戰而游刃有余。

我相信,當一位同傳譯員將Know thy self, know thy enemy. A thousand battles, a thousand victories.”翻譯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時,觀眾會對講者肅然起敬;而當翻譯機蹦出“知道你的自我,你的敵人,一千年戰役,一千年的勝利”時,打瞌睡的觀眾也要笑醒。

老子有言:“大道至簡”,一國的文化精髓總是濃縮在簡單的詞句之中,可長可短,可簡單可復雜。英國政治家丘吉爾也曾說:“Out of extreme complexities, extreme simplicities emerge”. 極繁好比極簡,繁中有簡,簡中有繁。這與道家“大道至簡”的思想不謀而合。如此種種,不勝枚舉,原來不同文化之間,如此相似!而翻譯人員的使命,就是找準這個相似點,求同存異,加深國與國之間、區與區之間、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理解。

當然,筆者無意批判翻譯機本身,具備簡單翻譯功能的機器確實會給出國旅游的人們提供諸多便利,但動輒拋出同傳要消亡這樣聳人聽聞的標題,實在讓人義憤填膺!三思之,但凡掀起輿論,都是一種宣傳。不論是正面宣傳還是負面宣傳,所以,筆者在朋友圈轉發該文并予以批判后,思前想后,還是刪掉了。

富蘭克林有言:“浪費別人的時間等于謀財害命,浪費自己的時間等于慢性自殺。”而傳播錯誤的知識,不僅是在浪費別人的時間,還誤導了別人,致使其與真理漸行漸遠。而人生于世,自小便接受教育,無非是希望無限接近真理。錯誤知識的傳播,實在是一種罪過。

至于該文最后提到的,只有有溫度的服務,才不會被取代。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筆者是贊同這個觀點的。但依照該文的邏輯,同聲傳譯將被機器取代,也就是說同傳是沒有溫度的服務,這一點筆者實在不敢茍同。每一位專業的同傳譯員,都在盡可能地再現講者的一言一語,甚至一舉一動。只要講者有溫度,譯員就一定有溫度;只要人還有溫度,語言服務者就會有溫度。

宋代詞人蘇軾曾言:“高處不勝寒”。誠然,曲高者,和必寡。優秀的人總是孤獨的。

但我也相信,通過溝通交流,加深理解,群眾的眼睛依然是雪亮的。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上一篇:第七屆廣東省大學生翻譯大賽在廣財成功舉辦
下一篇:聚焦翻譯人才培養,探索教師自我發展
悠悠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