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廣東省翻譯協會網站>> 譯界資訊>> 廣東>>正文內容

中國翻譯資格考試二十年: 回顧、反思與展望

摘 要:截至2015年,中國的翻譯資格考試已整整經歷了20年的探索和發展。本研究用歷時文獻研究法考察回顧了我國翻譯資格考試施考20年的歷時階段,將其分為起步階段、發展階段、繁榮階段、調整階段四個時期。文章分析了四個時期呈現出的不同特色,討論了中國翻譯資格考試存在的主要問題,并對其未來的發展進行了展望和預測。

 

  四個階段

 

  中國的翻譯資格考試始于 1995 年上海市率先試行的“外語口譯崗位資格證書考試”( 簡稱 SIA) ,截至2015 年底,已先后推出十余種翻譯資格考試。根據不同時期翻譯資格考試的特點,1995—2015 年這 20 年的探索歷程可以分為四個階段,即起步階段、發展階段、繁榮階段和調整階段。

 

  起步階段( 1995—2000)

 

  1995—2000 年可以被看作中國翻譯資格考試的起步階段,這個階段 SIA 一枝獨秀。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上海最早意識到翻譯人才在對外交流中的重要性,于是在 1994 年 5 月將 SIA 確立為上海市緊缺人才培訓工程項目之一,并于 1995 年 6 月正式開考。作為中國翻譯資格考試的首創之舉,SIA 在設計開發之初,既無國內經驗可循,也無法借鑒國外的同類考試,而且當時少有高校開設口譯課程,缺乏翻譯測試理論研究。因此,從測試內容、測試形式、評分標準等多方面看,SIA 所謂的“口譯崗位資格證書考試”仍屬于語言能力測試的性質( 黃敏, 2005) 。盡管如此,SIA 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完善,滿足了當時上海及周邊省市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激發了廣大翻譯愛好者的學習興趣,引領了高校和民辦機構的口譯培訓熱情,為中國口譯人才的培訓和考核提供了極其寶貴的經驗。

 

  發展階段( 2001—2003)

 

  SIA 經過五年的精心培育,取得了巨大成功,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各種翻譯資格考試開始陸續推出。首先是作為聯合國翻譯人才培養基地的北京外國語大學于 2001 年 11 月推出了“英語翻譯證書考試”(簡稱CETI) ,后于 2003 年與教育部考試中心聯合舉辦,并將其更名為“全國外語翻譯證書考試”( 簡稱 NAETI) 。2002 年,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意識到在對外開放不斷深入的背景下提高翻譯隊伍素質、加強翻譯行業管理的緊迫性,于 2003 年 12 月推出了“全國翻譯專業資格( 水平) 考試”( 簡稱 CATTI) 。除了兩個國家級的翻譯資格考試,這個時期還陸續推出了另外幾種翻譯資格證書,包括 2002 年廈門大學推出的“英語口譯資格證書考試”( 簡稱 EIC) 和福建省外事翻譯中心啟動的“福建省英語翻譯資格證書考試”以及 2003 年由上海市人事局推出的“商務口譯專業技術水平認證考試”( 簡稱 BIAT) 、江蘇省人事廳和南京大學聯合推出的“江蘇省外語口語 /口譯等級證書考試”和全國商務英語翻譯專業委員會推出的“全國商務英語翻譯考試”( 簡稱 ETTBL) 。原本一枝獨秀的 SIA 也在繼續發展,增設了考試項目,探索了新的考試形式,并開始在上海以外設立考點。由于國家人事部門的強勢介入和翻譯專業院校的積極參與,基于 SIA 前期的實踐,借鑒國外翻譯資格考試經驗,加上語言測試理論開始被引介到口筆譯測試領域( 穆雷, 2000; 劉和平, 2002) ,這個階段的翻譯資格考試在測試內容和形式、評估方法和標準等方面的設計開始體現翻譯職業技能的要求和翻譯測試的真實性原則。CETI 開始實行半直接型錄音考試,測試材料參照真實口譯情景,并以實際完成相應翻譯任務的能力為主要評分標準,在多個方面體現了創新。EIC 注重口譯測試理論研究,尤其是基于 Bachman 交際語言測試理論提出了具體可行的測試評分 標 準 ( 陳 菁,2002) 及其細化的評分量表( 陳菁, 2003) ,并且通過口語化考試材料和考前發布會突出了口譯測試的真實性原則。BIAT 開啟了我國專業類口譯認證模式,采用聽譯、視譯和視聽譯等真實情景下的多種口譯形式,并且創造性地利用計算機化的測試與評分技術。ETTBL是單一題材商務類翻譯考試,專門測試考生在商務工作環境中的應用翻譯能力。而 CATTI 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級職業資格考試,面向全社會統一實行并與職稱評定相掛鉤,CATTI 的實施是中國翻譯職業化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舉措。然而,這個時期的翻譯資格考試,尤其是 CATTI 和 SIA 這兩個最有影響力的考試,在測試內容、形式和評分標準上明顯表現出強調語言能力、忽視翻譯技能的傾向( 劉和平, 2005: 96-97) 。因此,這個時期仍處于語言測試向職業資格考試的過渡階段。

 

  繁榮階段( 2004—2012)

 

  2004—2012 年目睹了中國翻譯資格考試的跨越式發展,其中尤以 CATTI 發展最快、影響最大。CATTI考試級別逐漸齊備,語種不斷豐富,體系日趨完善。2006 年 1 月啟動的證書定期登記與繼續教育制度標志著我國翻譯資格認證與翻譯行業管理更加規范和成熟。2007 年 批 準 設 置 的 翻 譯 碩 士 專 業 學 位 教 育(MTI) 為 CATTI 的發展提供了重要機遇,在 2008 年CATTI 實現與 MTI 的接軌后,考生人數持續大幅增長。為進一步加強與 MTI 的接軌、緩解評分員不足的狀況,2012 秋季起 CATTI 開始招募 MTI 培養單位的翻譯教師參與閱卷,進一步發揮了 CATTI 對高校翻譯教學尤其是 MTI 教學的反撥作用。繼 2001 年起各種證書開考以后,尤其是 2003 年CATTI 施考以來,不少人(包括 SIA 專家組成員) 都擔心 SIA 的存在必要和發展能力。然而,經過十年的發展,SIA 已經建立了很高的品牌知名度,大舉在全國增設考點,加上 2010 年上海世博會注入的活力,考生人數多年保持高速增長。截止到 2012 年春季,SIA 考生總數突破了100萬,在考生人數上繼續領先全國。廈門大學口筆譯資格考試中心 ( 簡稱ACIT) ,已經不滿足單純組織 EIC,先后增設了俄語口譯和日語口譯考試。廈門大學與臺灣科技大學于2009 年聯合主辦了“海峽兩岸口譯大賽”,為 ACIT的發展和推廣提供了更高的平臺。廈門大學于 2012年 8 月成立了全國第一個口譯學研究所,為 ACIT 考試提供了更專業的理論支持。作為專業類翻譯資格考試的代表,ETTBL 注重加強與高校( 尤其是二、三本院校) 翻譯教師的聯系,2010 年以來每年都組織教師培訓,取 得了較好的 推 廣 效 果。到 2012 年上半年,ETTBL 已在全國 21 個 省 市 設 了 考 點。NAETI也在繼續拓展,2008 年 10 月在原有三個級別的基礎上增設了四級,2010 年下半年開始把筆譯和口譯獨立開來。這個時期,又有一些新的翻譯資格考試陸續推出。2006 年 3 月,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商業技能鑒定與飲食服務發展中心設立了“商務英語翻譯師職業資格認證”,與 ETTBL 一樣,專門針對商務英語翻譯從業人員。同一個月,上海市會議與商務口譯考核辦公室聯合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學院推出了“聯絡陪同口譯水平認證考試”( 簡稱 LEIAT) 。與之前推出的 BIAT 一樣,LEIAT 也是專門類口譯認證,采用特別開發的計算機化考試與評分系統。2010 年由中國教育戰略發展學會批準設立了“全國商務外語翻譯技能等級考試”( 簡稱 BTT) 。2012 年,遼寧省翻譯學會與大連翻譯職業學院合作,通過培訓發證的形式推出了英、日兩個語種的中級筆譯資格證書。總之,由于受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對外開放大環境的激勵,企業和社會對翻譯人才需求持續上升,翻譯職業化趨勢不斷明確,翻譯專業教學和培訓越來越受到重視,使得這個階段的翻譯資格考試日益呈現出大規模、社會化、職業性等職業資格考試的普遍特征。

 

  調整階段( 2013—2015)

 

  在歷經八年的繁榮期后, 中國翻譯資格考試于2013 年進入了調整階段。多個翻譯資格考試項目紛紛進行了改革,一些項目因各種原因選擇退出,而同時又有新的考試項目以全新的設計開發理念加入進來。2013 年,CATTI 以施考十周年為契機,開始提升規范化管理、強化社會服務功能,不僅大幅下調了考務費,還開始利用新技術加強考試的科學化管理水平,建成“證書查詢庫”,啟動計算機閱卷和命題管理系統研發,并在 2015 年下半年成功試用了“口譯閱卷管理系統”,極大地提高了口譯閱卷的效率和質量。SIA 從2015 年 11 月起改由上海外國語大學主辦,進一步理順了考試的組織管理架構。ACIT 于 2015 年下半年開始與廈門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合作,實行考試和培訓相結合的模式,考生參加網絡遠程培訓并通過考試后可同時獲得 ACIT 認證和廈門大學繼續教育證書。BTT自 2015 年 11 月起全部啟用計算機化的測試形式。由于和 CATTI 存在一定程度的同質化競爭,而且考試費用偏高等原因,NAETI 的影響力進一步下滑,考生規模持續萎縮,最終導致 2016 年被取消。BIAT 和 LEIAT 盡管考試概念清晰、設計科學,但因為組織不力、推廣不夠,遺憾地退出了翻譯資格考試。調整期最大的亮點是推出了兩個新的翻譯資格認證項目,即聯合國語言人才培訓體系( 簡稱 UNLPP) 和中國翻譯協會語言服務能力評估與培訓體系 ( 簡稱LSCAT) 。UNLPP 和 LSCAT 不約而同地將考試項目提升到了語言服務能力評估的層面,但測試內容目前實際上還是翻譯能力。UNLPP 于 2014 年 3 月正式推出,設計開發獨具匠心,充分借鑒了國內外翻譯資格認證經驗,并針對性地進行了創新。UNLPP 設有考試認證和“培訓-申請”認證兩種方式,以專業領域市場需求為導向設置認證類型和專業認證方向,體現了專業化的職業需求,并涵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財經、法律等不同專業領域。UNLPP 開發了翻譯、語言服務管理、計算機輔助翻譯類課程,試圖實現考試培訓與高校課程的相互置換,在國內翻譯資格認證探索歷程中是一個大膽的嘗試。UNLPP 在培訓課程和考試內容中加入了“職業道德”,這在中國翻譯資格考試實踐中還是第一次。遺憾的是,由于 CATTI 和 SIA 多年建立起來的地位十分穩固,UNLPP 很難在考試認證上得到考生和市場的青睞,而且它引以自豪的課程置換和“培訓-申請”認證模式似乎并未得到高校和考生的積極響應。一些接觸過 UNLPP 體系的高校翻譯教師認為,該體系的課程開發、培訓師資、考試內容等尚不完善,而且其培訓理念與考試構念并未取得高校廣泛共識,加上高校體制所限,其課程置換的做法暫時無法得到大多數高校的認可。同年,中國翻譯協會推出了 LSCAT 培訓與評估體系。顧名思義,該體系不是傳統的資格考試,也不是對翻譯資格的認證,而是強調對以翻譯為中心的語言服務人才的能力進行評估。盡管如此,LSCAT 回應了翻譯市場和翻譯測試研究多年來的諸多呼吁和訴求,在多個方面體現了翻譯資格認證的發展趨勢。LSCAT 設計之初采用考培結合的方式,針對口譯、筆譯、翻譯技術以及翻譯項目管理提供培訓和評估,證書上可標注考生擅長的專業領域和語言方向。LSCAT 在短短兩年內便引起全國翻譯界廣泛關注,但是與 UNLPP 一樣,LSCAT 考培結合的模式受到來自考生和高校教師的質疑,后期推廣明顯乏力,高級別考培項目乏人問津。意識到這樣的問題之后,LSCAT 適時作出了調整。2015 年 10 月在“LSCAT年會暨語言服務行業創業創新論壇”上,LSCAT 已經確定考培分離,將名稱改為“中國翻譯協會語言服務能力評估”,而實訓服務則交給第三方。調整階段體現出的主要特點是原有的翻譯資格考試逐漸走向分化,語言服務產業概念的提出及其發展為翻譯資格考試帶來了新的思路,翻譯市場細分倒逼考試類型的增加,尤其是專業類翻譯資格認證以及計算機輔助翻譯和翻譯項目管理開始得到重視,考試形式和評分手段與新技術的融合更加緊密。當然,不少調整目標還未實現,一些改革措施還在醞釀。可以預見,此輪調整期還遠未結束,仍將持續幾年。

 

主要問題

 

  經過 20 年的探索,中國翻譯資格考試已然形成了種類繁多、規模龐大、不斷創新、頗具影響的格局。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文化“走出去”呼聲高漲、“一帶一路”戰略加快實施的大背景下,各家翻譯資格考試對探討翻譯人才標準、推動翻譯教學研究、完善翻譯人才培養、選拔優秀翻譯人員、評定翻譯崗位資格、規范翻譯人才市場等各個方面都發揮了積極的引領作用,做出了重要的貢獻。然而,不得不承認,我國的翻譯資格考試仍然存在諸多問題。

  (1) 相關研究嚴重不足。在 20 年探索歷程中,各家翻譯資格考試都不斷進行著改革和調整,不乏創新之舉。但是,相關理論或實證研究均明顯不足。首先是測前研究嚴重缺乏。雖然各家考試機構都聲稱施考前進行了充分調研和論證,但主要關注的是組織管理和測試形式,而對于大規模翻譯資格考試的能力構念、測試內容、評估標準和方法、分數解釋和使用等卻很少從教育測量學、語言測試理論和翻譯測試研究的角度進行論證。不僅如此,開考后也很少進行測后研究。據筆者統計,1995 年 SIA 開考后數年內,翻譯資格考試都沒有引起學界的任何研究興趣,直到 2001 年以后才零星看到一些相關研究成果。之后,CATTI 在施考幾年內成立過研究小組,對考試設計進行過研究( 如趙玉閃等, 2007; 盧敏等, 2007) ,之后在每年組織的翻譯資格考試征文活動中( 尤其是第四屆) ,也開始注重考試研究選題,2015 年 11 月還與中國翻譯協會合作編輯出版了“《中國翻譯》翻譯資格考試增刊”,對CATTI 開考以來的經驗和成績進行了總結和反思。SIA 也在開考十周年之際,對項目進行過研究和分析,出版了研究報告 ( 嚴誠忠、董秀華, 2005; 俞恭慶,2005) 。但是,我國翻譯資格考試研究大多停留在經驗反思層面,少見實證性或理論性的研究成果。測前研究已然晚矣,而測后研究缺乏的主要原因是某些考試機構更關注命題、組織和閱卷過程中的差錯率,并不在乎考試本身的評價研究。另一方面,考試機構出于各種原因不對外公布有關考試的資料和數據,使得有興趣對翻譯資格考試進行研究的學者難以深入開展。

  (2) 專業領域并不完整。正如前文調查顯示,20年來中國先后推出了 16 種翻譯資格考試,除少數幾個( 如 BIAT、ETTBL、BTT 等) 屬于商務類翻譯認證,大多數都是通用類考試,雖然測試材料可能涉及不同話題,但并不針對專門領域進行認證。2005 年,SIA 曾提出要開發“高級專業口譯人才考試品種”,向“商務、金融、法律等專業化方向拓展”( 嚴誠忠、董秀華, 2005:53) ,但未能付諸實施。新推出的 UNLPP 和 LSCAT 可以被看作“通用 + 專業”的分類模式,并且都還包括計算機輔助翻譯和翻譯項目管理,進行了非常有益的嘗試。然而,其他一些市場需求量大、專業類型特殊的專門領域( 如法律、醫療、社區等) 翻譯考試還是空白,沒有滿足翻譯市場日益細分的要求。

  (3) 認證質量參差不齊。20 年來,參加翻譯資格考試的考生預計已達近 200 萬人次,其中約 20 萬人獲得了證書。然而,翻譯市場仍然感到優秀譯員嚴重缺乏,而且很難評判持證譯員的實際翻譯能力。其主要原因是,一些考試組織不規范、設計不科學、評價不專業、成績不可靠。如此龐大的考生和持證人數,十余種證書名稱和發證機構,認證質量參差不齊,使得考生、用人單位、翻譯公司和高校難辨優劣,非但沒有改善翻譯職業準入困境,反而造成更大的混亂。

  (4) 與市場和職業化要求難以對接。翻譯資格考試,尤其是 CATTI 和 SIA,很受翻譯從業者甚至其他外語愛好者追捧,已經成為炙手可熱的外語證書,對翻譯教學和翻譯市場也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然而,不少相關研究顯示,翻譯資格證書的效用還十分有限。比如,苗菊、王少爽( 2010) 和潘華凌、劉兵飛( 2011) 的調研都顯示翻譯行業在招聘筆譯員時,最看重的是語言水平證書,而翻譯資格證書卻是可有可無的。同樣,蒲稚筠( 2013) 針對口譯資格證書認同度的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口譯證書持有者認為證書對其獲得口譯任務沒有幫助或幫助不大,而八成企業在招聘口譯員時并不要求具備口譯資格證書,即使是 CATTI 的持證者,也必須參加用人單位組織的現場考試。雖然近兩年越來越多的大型企事業單位在招聘翻譯時已經明確要求要有CATTI 二級證書,但翻譯資格證書效用有限的事實明顯存在,其主要原因是翻譯行業準入制度尚不健全。

 

發展趨勢

 

  通過對現存問題的客觀分析,基于對過去 20 年發展軌跡的梳理,不難預測,在中國不斷加強對外開放和國際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下,中國的翻譯資格考試將進一步加快調整和改革的步伐,積極順應以下幾個趨勢。

  (1) 中國將加快翻譯立法,著力推動翻譯行業準入制度的建立,這將為翻譯資格證書的使用創造社會、文化和法制環境。事實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外文局原副局長、CATTI 領導小組成員黃友義已經多次就翻譯立 法 提 交 提 案, 中 國 翻 譯 協 會 第 七 屆 理 事 會( 2015—2019) 工作規劃也明確了將加強翻譯立法調研,推動翻譯行業最終實現法制化。可以預見,在實施“中國文化走出去”和“一帶一路”戰略大背景下,翻譯服務行業將引起國家立法機關的重視。只有實現了翻譯行業管理法制化,確立了翻譯行業準入制度,翻譯資格考試才能發揮真正的效用。

  (2) 翻譯資格考試機構將迅速進入整合期。一部分考試將會因為國務院對職業資格認證活動的清理規范而被迫停考,還有一部分將會因為影響力下降、考生人數不足而主動退出。具有職業資格認證資質的國家機關( 如國家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以及國家外文局等) 和行業組織( 如中國翻譯協會) 將成為翻譯資格考試與認證的主要組織管理機構。CATTI 將會吸收國內外同類考試經驗,借鑒翻譯測試研究成果,在考試內容、形式、命題、評分、成績發布與使用上進行一系列改革。其他具有較大影響力的現有考試( 如 SIA 和 ETTBL) 或將被納入到國家資格考試體系之中,承擔其中部分專業類型考試。中國翻譯協會有可能進一步弱化LSCAT 的考試性質,發揮行業協會聯系高校、企業、譯員等三方資源的優勢和作用,專注于扮演專業能力評估機構的角色,為翻譯人才、高校和語言服務企業搭建人才培養、評估與應用的橋梁。

  (3) 專門類型翻譯資格考試體系將逐步建立,以適應日益顯現的翻譯細分市場的需求。事實上,已經有學者對此發出過倡議( 馮建中, 2005) 。法律類翻譯資格考試有望先行試點,已經有學者提出了一些操作性較強的建議( 許多、屈文生, 2014) ,也有國外的同類考試可供借鑒,尤其是法庭口譯資格考試。財經、科技、醫學等專門類型翻譯資格考試也有望實施,UNLPP和 LSCAT 的“通用 + 專業”認證設置模式將得到借鑒和推廣。翻譯技術和翻譯項目管理資格考試也會獲得較大發展。

  (4) 翻譯資格考試的內容和形式將會得到完善。

  翻譯資格考試機構將會組織專家重新審定職業翻譯能力構念,調整構念不當或無關的測試內容。對于研究者長期以來將翻譯職業道德納入考試內容的呼吁( 如劉連娣, 2006; 馮建忠, 2007) ,CATTI 將會積極探索,適時回應,或許會借鑒 NAATI 的考查模式,也可能會在證書登記和繼續教育階段實施。考試形式上也會做出較大調整,考慮到測試情景的真實性要求,譯前準備的做法有望得到推廣,并采用視頻發布口語化的高度“仿真”的源語材料。

  (5) 翻譯資格考試機構將會更加注重考試研究。

  對考試進行效度等方面的研究,并公布相關研究結果,是考試設計者和組織管理機構的職責,也是推動考試健康發展的必要( 楊惠中, 2015) 。因此,CATTI 等翻譯資格考試機構或將定期公布考試相關數據,組建專門的研究團隊,或發布課題、提供經費等科研條件,對考試的信度、效度、后效等展開深入研究。基于研究成果,翻譯資格考試將在命題、施考、評分等多個方面逐步進行改革。

  (6) 翻譯資格考試將實現命題和閱卷的計算機化。

  BIAT 于 2003 年就研發了計算機化口譯測試與評分系統,而 CATTI 早在 2004 年就提出要對口譯考試的測試手段和閱卷的計算機化加快調研,并于2015 年下半年試用了“口譯閱卷管理系統”,在評分過程監控上取得了預期效果。可以預見,CATTI 等翻譯資格考試機構將會加強與翻譯測試研究人員和測試技術研發機構的合作,參考現有研究和開發成果( 如穆雷, 2006; 田艷, 2008; 文秋芳等, 2009; 李家春, 2013) ,加快計算機化的命題、閱卷、試卷發布與回收、數據統計與分析系統的研發,尤其是試題命制與題庫建設以及計算機輔助評分,甚至網上自動評分系統建設。 

 

  職業化背景下,翻譯資格考試關系到資格認證、職稱評定、考生求職,對社會和用人單位選拔翻譯人才、高校開展翻譯教學與測試乃至對我國經濟、政治、文化對外交流都具有重大的影響,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大規模、高風險考試。因此,規范和完善翻譯資格考試具有重要意義。對翻譯資格考試施考 20 年來的歷程進行系統回顧、總結經驗、分析問題,有助于為已經開始的大調整期提供經驗借鑒和發展思路。翻譯資格考試研究嚴重滯后于考試實踐,希望本文同時能夠為翻譯資格考試研究提供一點啟示。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上一篇:徐亞男:聯合國文件翻譯的特點
下一篇:趙軍峰、穆雷教授等領導出席語言服務業協同創新發展論壇
悠悠影院